贪吃的蓝莓

那个劣质的热水壶(上)

warning:这里新人,美好的感情是他们的,渣文笔ooc都是我的......

学院AU,双向暗恋,尤里奥日常情报员,上篇勇利视角,不知道有中还是下

可以接受就开始吧




胜生勇利觉得自己倒霉透了。

今天周日,晚上该寝室大扫除。晚上勇利打完热水之后一回寝室就看见披集热火朝天地指挥着光虹,雷奥,臭着脸的尤里和面无表情的奥塔别克把自己的地盘清理干净——“都把放在地上的箱子袋子鞋子拿起来!今天一定要把我们的寝室的每个角落都打扫一下!啊勇利你回来啦,把书桌旁边的箱子拿起来哟,今天我们要来一次彻底的大扫除!”

勇利答应了一句就放下了水壶,转身抱起了自己的宝贝箱子——里面放的全都是男神的手办,虽然他的男神: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就和他在一个专业,甚至还和他都在学生会,只不过一个是会长而另一个是刚加入学生会的小干事——在勇利直起身子后退一步准备看看该把箱子放在哪的时候,悲剧发生了:他碰倒了背后的水壶,只听一声因塑料外壳阻隔而稍显沉闷的脆响,陪伴了他三个月的水壶就这么牺牲在了他的身后。

离勇利最近的雷奥是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个,他大步上前抓住提手——断了——迅速转移目标抓住侧把手,提着漏水的破热水壶一路小跑到了厕所,就让它在厕所漏干自己的水吧。

等他回到寝室后就看见勇利正连连向披集道歉,而披集看上去并不以为意,反而还乐呵呵地谢谢勇利帮他免去了洗拖把这一流程——尤里吐槽:“地都还没扫拖什么拖啊。”——而一边回过神来的光虹小天使则关切地问勇利今晚要不要先和他一起用热水壶,毕竟热水是寒冷冬夜的三大慰藉之一。得到的回答是“不用了,校内超市还没关门,我再去买一个就是了。”

校内超市的路程并不远,勇利走了两分钟就到了。货架上热水壶的花色种类并不多,而且一多半都是俗气到爆的大红带花。看得勇利皱起了眉头,暗暗腹诽这超市的进货员的审美已经烂到连自己这种直男(?)都受不了了。

这个时候他一眼扫到了一个蓝色的热水壶——蓝色的,蓝得和维克托的眼睛一模一样——他鬼使神差地买下了那个价格稍贵的热水壶,并坚定地用“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来说服那个在心里肉痛的自己,并在回寝室的路上又打了一壶热水。然而新买的热水壶辜负了他的期待,就在他进了寝室门刚走两步的时候,只听又一声脆响,勇利惊叫一声,同时感觉到脚背上传来灼热的痛感。他低头一看,刚买的热水壶又碎了,这次碎了一地。

“天哪勇利,烫到脚了吗?”披集第一个凑上来把勇利从那堆混杂着热水的碎片周围拉开,并在得到了勇利肯定的答复后叮嘱他赶快脱掉鞋袜去厕所里开花洒用冷水冲冲脚。雷奥不在,大概是收拾完自己的东西后下去洗澡了。光虹帮勇利捡来了距碎片堆很近的拖鞋并把自己的薄荷牙膏借给了勇利擦烫到的地方。而尤里则是一边大声嚷嚷着“哈你这头猪又是怎么搞的”一边和奥塔别克扫着地上的热水和碎片。

勇利并没有急着处理自己的脚,他探头看向水壶碎片,发现水壶的底掉了——不是松脱的,而是裂了一块掉下来的,大概是装水太重了?——怎么可能,而且说好的一分钱一分货呢?脚上传来的灼痛感提醒了勇利,他马上脱下了运动鞋换上拖鞋进了浴室。然而即使冲了凉水涂了牙膏,脚上的痛感也依然没有减轻几分,大概是要起泡了。

从厕所里出来之后,其他人已经收拾好了睡到自己的床上了。只有披集坐在床上,看他一出来就问他感觉如何。勇利把脚的情况稍微描述了一下。“那怎么办?”披集担心地问,“这周二体育课要长跑测试,挂了的话体育就挂科了。”

“缓考吧,”已经上床的尤里抓着手机从上铺探出半个脑袋,“小心伤口感染。”

勇利想了想,摇摇头:“算了,冬天又不像夏天容易捂着,我刚才又是穿了运动鞋和袜子的,烫的应该没那么严重。”听到他这番话,尤里翻了个白眼,缩回床上了。

勇利说完就去洗脸刷牙了,等到他打着寒颤坐回床上的时候就看见披集仍坐在对床上一脸严肃地望着他。披集还没开口,勇利就抢先打断他:“好了好了我知道你要说什么,我的脚没事的。缓考了说不定过了一个寒假我胖了或者体力退化了呢。”说完便嚷嚷着好冷好冷,放下了帐子缩到了被子里。披集叹了口气,也关灯睡觉了。

勇利卷着被子默默地听着宿舍里其他人的呼吸声。其实他和披集都心知肚明,他为什么一定不缓考,即使脚上有伤也一定要参加这次考试。

只是因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会作为助考给他们编号,发令,并看着他们跑完全程罢了。

但即使维克托还会看着和他一起考试的14个人,胜生勇利也不想错过这个机会。

被维克托注视的机会。

tbc

脑洞来源是我今天的经历......我就是这么被烫到了脚......周二也真的要考体育,只不过是篮球......

猜猜尤里奥拿着手机和谁聊天呢~

评论(1)

热度(29)